当前位置:首页 > 亚虎娱乐网 > 文化之窗 > 
冬日清流
2019-01-07 10:02:05??来源:清流县教育局  责任编辑:  

猜想,未回之前,清流城的冬日已经威风凛凛以待;回来之后,清流城的冬日正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地上演。 

可是,清流城的人依然十分平静,他们对自己的天气知根知底,熟知脾性,他们知道自己的大戏演到第几折,是文是武,是苦是烈,他们有赵子龙大战长坂坡的刚烈与气度,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三十六计,条条是道,哪一出,哪一计,胸中分明。日积月累,年岁相迭,清流城已经从两军对垒、剑拔弩张中悄然而退,演练为诸葛亮七擒孟获的从容与闲余。尽管,清流被冬气围个水泄不通,但他们总能见缝插针,翻出五颜六色的花样。一件小棉袄,有莲花围领、百合翻领、剑兰立领。按照袖子大小,有桃花水袖、白云散袖、金蛇舞袖,配上不同布料、裁剪样式,一时山重水复,柳暗花明! 

最见场面的莫过于早晨,严霜盖瓦,湿雾缭人。街道两旁,巷子深处,小吃林立,煎炒榨烫,香酥脆软,一应俱全,热气腾腾。如果时间盈余,不如到兜汤店里烫烫心、热热脚,牛肉亦普通,做成兜汤端上来,已非凡品。只见浓处如云,清处如水,似乌龙静立,黑丸辉映,性如敦实憨厚,又如狡黠滑狭。或放姜丝,辛辣爽口,或放香草,清野醇正。若能等到老头油饼七八个,便胜似走过苏杭,风味绝佳。 

也许,这正合了清流的品性,以小见大,见微知著。身处山城,偏于一隅,一切都是不愠不火。四面环山绕水,陷入温柔之乡而显珠圆玉润。山水和春夏一起往返,清流从来就是这样存在,从来就是现在,现在的精巧丰富。这样的明朗。 

清流城的南面是家,清流城的北面是校。 

每天,骑车从家到校,从南到北,五分钟,反之亦然。 

我的车前是人流,我的车后是人流,两边是商店,它们从远到近,拉到跟前,抛在身后,又不断地拉到跟前,抛在身后。在清流,我和我的破车相熟。 

出门之前,母亲必交待我带上手套,晚上穿好大衣。不错,清流的冬天寒冷,但只要做好准备,你便能很好地生活。但我还是渴望阳光,下课的时候,骑上我的破车,到太阳底下晒晒我那发痛的脚趾。我害怕一切没有阳光的时候,没有阳光的阴冷连成一片一片,慢慢袭来,令人不安。我曾经畏惧过涵江的风,但清流的风并不大,它像一张无形的网,从早到晚,随时随地等候,一脚跨入,不能挣脱,可以强烈感受,无法寻找任何影子,我甚至怀念起涵江的风了。 

清流城的人更加安然,在他们心里冬天的样子就是这样。冬日的寒冷激起清流城的蓬勃朝气,广场上天空的风筝多了,地上都是跑的孩子。卖兜汤的叫唤更加鲜脆,扬起高高的尾音;买卖的老婆婆打招呼时不忘加上一句:“明天冷了哪,多加一条毛裤呀!”各款小棉袄,花枝招展地穿行过市,无法想像,如果撤去寒冷,清流会变成什么样子? 

母亲已经为我准备好了全副武装,不过我不免丢三落四,手忙脚乱,常常带了钥匙忘了手套,或者戴了手套忘了围巾挂在哪。清流井然有序,按部就班的风度在我身上荡然无存。当寒气一层层逼紧,所有的对策骤然失效。迎着寒气,竟然分外坦然,所有至哀与至乐僵冻在冰凉里。 

我确实忘记过清流城的寒冷。在那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天,父亲和我挽着手,绕着清流城的广场走了一圈又一圈,周围人来人往,我们心下一片安宁。我相信,我们都看到了时间的无涯,不管时间之有涯与无涯,父亲都很从容,在他眼里,清流稳靠多了,而本来,清流就很稳靠。 

这不能不让我悚然一惊。我离开清流的日子,让父亲茫然失措。

不错,清流舒适亲切,世俗精细,而它的背后又承载了多少“坐井观天”,是雍容还是狭窄,“安稳平静”是务实还是保守的争辩。清流不是失去历史,这也许就是它正在成长的历史。 

我的脚趾发痛,听说发痛是因为存在记忆,因记忆而痛,是我和清流城之间的阻隔? 或者源于两者湮没的历史?我们的历史不会相同,而重要的是,我回到了清流,父亲应该得到一份稳靠。明年冬天,也许我的脚趾还会疼痛,但只是因为寒冷,不是记忆,它的记忆从今年开始。 (兰茶英)

主管单位:中共清流县委宣传部 地址:清流龙津镇龙城街22幢
闽ICP备1003177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11007号
电话:0598-5329559 业务合作QQ:1476150670 投稿信箱:14761506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