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虎娱乐网 > 文化之窗
英武智善黄肇元的传说
2017-09-20 16:00:01??来源:清流县网络信息管理中心  责任编辑:许静娴  

黄肇元,字景先,福建省清流县田口村人。生于明天启三年,辛巳科武举人。他身材魁梧、武艺超群,不畏强暴、敢闯“虎穴”。他为田口人民免除了两场浩劫,保住了家乡的安宁,众人称他是“独胆英雄”。他为人忠厚,又乐善好施,后人一直传颂着他的故事。

“千人冢”的由来

所谓“千人冢”,就是一处埋葬着百千具骸骨的墓地。田口就有这样的墓地。那是在明朝末年,朝廷昏庸、治国无道,天下大乱、贼寇四起、民不聊生,大股北方流寇南下扰民。有一年,一股贼寇欲洗劫田口,被黄肇元打得落花流水,黄肇元的声誉也因之闻名遐迩。当时的黄肇元风华正茂,正欲大显身手。他听闻贼寇将临田口的消息后,立即组织了一帮身手矫健的乡勇前去迎敌。

那时,田口地处水陆交通要塞,易守难攻,东、南、西三面是高山,从山上入村仅有以鹅卵石砌就的蜿蜒盘旋的古驿道,且多岔道,没到过田口的人一般难识路途;南面是大河——罗口溪,来往行人必须靠摆渡方能通行。只有北面是五里田塅,是车马进入田口的必经之路。五里平畴中段还有一座从西侧高山延伸而来的小山丘——马寮峰,马寮峰南侧又有一条小河,河面上有一座约两丈高、七尺来宽、三丈余长的石拱桥,无遮无栏,两面临渊。与拱桥衔接的行道依地势石砌而成,逶迤曲折从水田间穿过。从北边进入田口村务必顺着路来个反“C”字形的大转弯,绕过绿树掩映的马寮峰(如果行人多时,后边行人看不见绕过大弯的前头行人),再跨过石拱桥,走两里多的鹅卵石驿道才能进入田口大村落。因而,马寮峰就形成了田口村北面的一道天然屏障。

黄肇元预计贼寇要犯田口十有八九要经过此地,于是就带领众人在这里严阵以待。黄肇元手持一把重百余斤的青龙偃月刀,巍然站立于石拱桥之上。果不其然,打头阵的一队匪兵露头冲杀而来。黄肇元抡起大刀顺势轻松挥舞几下,匪兵就一个个被杀摔在小河潭水之中。而后面的匪兵又看不到前边的情况,仍一队接着一队陆续拥来。当前边喊杀声、刀枪声阵阵传出,后边的匪兵才意识到中了埋伏,于是就两队、三队人马一起冲上来和黄肇元拼杀。只见黄肇元将百余斤的大刀舞得水泼不进,全舞花、翻身砍、左插花、右撩刀……刀光闪闪间,一个个匪徒都栽入拱桥下。输红了眼的匪兵们不甘心失败,十几个或二十几个一组组涌上前来,同时向黄肇元发起猛攻。黄肇元左右开弓、横扫竖劈,刀起刀落、酣畅淋漓,一柱香的功夫,匪兵的尸体便在拱桥左右堆成了两座小山包。这时其他埋伏的乡勇一齐呐喊冲上前去助阵,杀声震天,不费多大功夫,像割葱切菜似的把一股股胆敢上前的匪兵收拾干净。后边匪兵见势不妙才狼狈败退了,田口得以保住了平安,免遭一场劫难。经此一战,黄肇元名震乡邦,田口人民对他也倍加尊敬。

战斗结束,石拱桥周边真个是尸积成山、血流成河,匪兵是断然不敢来收尸的。黄肇元就领着同村的好心人一道在后山坡上挖了一个大墓穴,把几百具匪兵尸体全部依礼依俗厚葬于此,这就有了田口村“千人冢”。看到黄肇元不仅骁勇善战而且做事有礼有节,周边民众对他也格外敬重。

独闯“虎”穴

过了几年,又有一股流寇南下,这次的流寇不是随便去打家劫舍,而是前来安营立寨称王称霸的,周边的百姓成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其中一部分流寇就驻扎在离田口十多华里的登擎寨,他们欺凌威逼附近乡村的人送粮和其他食物,否则就会来为难乡亲。那时,有一个小村子不听他们的话,没有及时送粮食给他们,结果惨遭洗劫,猪、牛、鸡、鸭和其他凡是能吃的东西都被抢劫一空。附近的村庄很是害怕,为了求个平安,不受他们骚扰,都定期送钱送物给他们。如此一来,他们就赖在那里不走了。

有一年收成不好,四邻八乡的百姓自身都难保,无粮可送,乡亲们苦不堪言。这时匪寇们开始打田口村的算盘了。田口村人在黄肇元的影响下不畏强暴,从不向他们送粮,匪寇们要得到更多的粮食,就必须征服田口,不过他们又听说,前些年动田口主意的人都会一败涂地。基于前车之鉴,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他们采取恐吓的办法,派了俩人到田口来打探。这两人都听说过黄肇元的威名,不敢随便进村,怕有来无回,只好在田口村头的田塅上找来几个村民谈话,说:“我们的大王很仁慈,不会随便去欺负百姓的,但你们也应该送点东西去孝敬我们的大王,否则大王发怒了,也会来找你们麻烦的。”说完便灰溜溜地走了。

这几个村民回家找黄肇元商量对策,黄肇元想了想,说:“让我一个人去教训他们一下。”众人听后感到不妥,觉得要去就得组织一帮人一起去。黄肇元不同意这样做。

第二天他就操了一把耙头(一种铁棍把连山字形铁叉的武器),耙头嘴上挂上二三十斤食盐,不顾家人和乡亲的劝阻径直往山寨方向走去。到了山寨门口,他坐了下来。守卫山寨的匪兵见来人不凡,问道:“你是干什么来的?”“你的大王不是没盐巴吃吗,我今天送了几包盐巴来,叫你的大王亲自来拿。”黄肇元略带傲气地回答道。守门匪兵无奈,只好如实地禀告匪首。匪首听后想,来人如此傲慢,肯定身手不凡,倒要出来看个究竟。他到了门口,见来人虽着粗布衣裳,一身普通农民形象,但身材魁梧,目掩精光,手里还拿着的铁制武器还挂着一袋重物还气定神闲,心想此人不可小觑。匪首便将阴阳脸顿时转为笑脸向前迎接,说道:“失礼、失礼,刚才不知有人光临,没亲自出来迎接,请原谅!怎么敢劳大驾亲自送盐呢?”黄肇元以礼还礼,不亢不卑,便随匪首进入山寨大厅。匪首故作礼貌地命人献茶。

黄肇元环视大厅,发现听众武功器械琳琅满目,心想,如果落座饮茶便成了赴鸿门宴,定中匪徒诡计,我是孤身一人闯虎穴,身边无人接应,必须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免得陷入寡不敌众的危机之中。便以到外边小便为由,伺机熟悉退路。但他刚到一口水池边,为数不少的匪兵也跟了出来。黄肇元想,我必须露一手给他们看看,暗示他们田口人不是好惹的。于是他将手中的耙头朝池中抛去,耙头不偏不倚倒插在水池中心,他纵身轻盈一跃,来了几个在空中换步,单脚就稳稳当当地踏在耙头柄上,摆出一个“金鸡独立”的架势。这时他解开头上的辫子进行整理,整理好后又盘回头上。腰一弯,双脚一夹一腾空就把耙头拔出并飞身带回池岸上。匪兵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匪首见后不禁也啧啧称羡:“好功夫!好功夫!”黄肇元谦虚地答到:“献丑了。”匪首追问道:“像你功夫这么好的,在田口还有多少人?”“我不算好,比我更好的还大有人在,如果功夫好的话,就不会被人逼来这里送东西了。”黄肇元面带委屈地回答。匪首听后大吃一惊,便命厨房设宴款待。黄肇元看得出来,他们表面是款待,实则设法诛之。黄肇元不动声色,一边口头应付、一边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时时注意他们的举动。

夜幕降临了,家人还没见黄肇元回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个个忧心忡忡,但家人又坚信,黄肇元有飞檐走壁的武功,又有上次村口杀敌的经验,深信不会有问题的。再说寨里已是寨门落锁,松光照得通明,匪兵们都来陪宴,匪首和黄肇元共坐一条板凳,酒过三巡,灯火忽地同时熄灭,周围一片漆黑,大厅里顿时乱成一团,匪首正欲趁乱对黄肇元下手,可是黄肇元早已腾空跃步而去。匪首没有打到人,赶忙重新点亮灯火,却发现怎么也寻不见黄肇元,急忙命人打开山门追赶,但此时黄肇元已是无影无踪了。晚饭后黄肇元平安地回到了家,大家高兴的情景就要用说了。匪兵们想到对付黄肇元一个人都不行,更别说对付整个田口村人,很害怕黄肇元带领乡亲来收拾他们,不几日就转移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长期被欺压的乡亲们听说匪兵们被黄肇元赶走了,无不拍手称快,皆称黄肇元是“独胆英雄”。

牛坟的故事

黄肇元虽然武艺高强,但他从不欺压百姓,且心地善良。所以子孙众多,家境殷实,也不吝啬,困难人家向他借债,利息微薄,若还不起债,他就本息全免,不再追要。

据说邻村有个名叫陈鸟仔的人,是好吃懒做出了名的“二赖子”,他听说黄肇元的钱很容易借到,便编个理由来田口向他借钱,黄肇元听说过陈鸟仔的不好名声,很可能又是有借无还,但想想人总是会改的,黄肇元还是把钱借给了他。陈鸟仔借到了钱就花天酒地起来,没几日就花完了,又去向黄肇元借,黄肇元就问他:“你的钱是怎么用的?”他答道:“买农具用了。”黄肇元又借给他。看到黄肇元的钱好借,他后来好几次又以欺骗的方法向黄肇元借钱,次数多了,因为总是有借无还,借到陈鸟仔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借了。

过了几年,黄肇元路过邻村,想起了陈鸟仔,就想顺便到他家看看,了解一下他的家境有没有更好起来,还需不需要再助他一臂之力。到陈鸟仔家一看,家徒四壁、一无所有。陈鸟仔破衣烂裳,腰系一根稻草绳,落魄至此更特别怕人向他讨债,见到黄肇元进来,以为真是来向他催债的,便破口大骂:“讨债鬼来了,滚出去!”还向前推了黄肇元一把,这时的黄肇元年事已高,再加之没防备不识武功之人,便失足跌倒在天井里,还好黄肇元没有受伤,站了起来,虽然很生气,但想到陈鸟仔一贫如洗,应该是生活窘迫才这样,于是不予计较未加责怪就回田口来了。

他把此事告诉了家人,儿孙们听了后,个个摩拳擦掌说:“这种没良心的人,我们去教训他一次。”但都被黄肇元制止了。真是无巧不成书,没几天陈鸟仔就死了。当这个死讯传来时,黄肇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对儿孙们说:“你们如果去教训了他,人们都会认为是被我们逼死的,那我们这个家庭就毁了。”奇怪的是,黄肇元午间打盹时朦胧见到陈鸟仔腰上系着白布条直往他家的牛栏走去,他猛然醒来,以为陈鸟仔要去牵自己家的牛,立即起身赶到牛栏边,但不见人了。他往牛栏里一看,牛栏里母牛刚生下一头小牛崽,认真一看,是公牛崽,腰上还长着一环白毛,母牛正用舌头不停地在它身上舔着。邻居听到这个消息,纷纷跑来看热闹,围观的人们都说,这是陈鸟仔投胎做牛还债来了。

这头牛长得特别快,不到一年就长成壮牛了,也似乎听得懂人话,自从一次叫它不能去吃庄稼要吃草,它再也没过吃乡亲们的庄稼,干活特别卖力,不用鞭子就知道按人的意思去犁地。过了几年,黄肇元去世了,也许真的听得懂人话,这头牛听到这个消息还流出了眼泪。送葬那天,它就跟在灵柩旁直至墓地。安葬黄肇元完毕后,这头牛“咚”的一声倒在黄肇元的墓地旁,闭上双眼安然死去。儿孙们见状,心生百感交集,就地挖一个坑把牛安葬了。此后每年清明节,儿孙们去祭扫肇元公墓地时,也都会到牛坟上烧香点烛,以礼祭祀。

(写于2014年中秋。作者:黄正才,福建省清流县田源学区退休教师,时年86岁。)

主管单位:中共清流县委宣传部 地址:清流龙津镇龙城街22幢
闽ICP备1003177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11007号
电话:0598-5329559 业务合作QQ:1476150670 投稿信箱:14761506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