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虎娱乐网 > 清流文苑
桂花园中忆桂情
2017-06-29 16:56:00??来源:  责任编辑:邱东莲  

  作者:江天德

  今年的桂花花开得比往年略迟些,进入农历9月才花蕊浓郁绽放,花满枝头,吸引方圆百里的文人墨客竞相赏桂留下佳作。青稞诗人参观桂花园“文相桂”落花,感慨地在微信中写道:“一树娇黄满地金,冲天香阵气氤氲。文相遗桂八百载,花开花落更思君。”是的,桂花园中千丛万簇金桂银桂丹桂,其名为中华桂花文化园,以桂花文化为主旨,以中国传统文化园林为载体,植桂数万,是业主郑战友父子人生追求的伊甸园。呵,这园子地处福建省清流县林畲乡。

  听说,“圆明园文化展”即将邂逅清流中华桂花文化园,我难掩心中的激动,再次走进桂花园。徘徊在桂花园,思絮不停跳越,仿佛回到那个惊心动魄、魂牵梦绕的年代。

  南宋景炎元年(1276年)春,端宗赵昰由右丞相文天祥护驾到南剑(即今南平市),途经沙县、清流、宁化等地招募义军,以图恢复宋室。

  一天,文天祥他们来到清流县境内的嵩溪镇太平村,适逢天下大雨,文天祥便随国母杨太后来到一户农家避雨;因为雨越来越大,当晚他们宿憩于此。一行人白天走得太累,夜里正想好好休息,不料青蛙“咕咕”地叫个不停。蛙声这边没停,那边又起,听得人心烦意乱,无法入睡。端宗赵昰的母亲杨太后命令文天祥去抓一只青蛙回来,右丞相文天祥也真的去抓来青蛙。杨太后在文天祥抓来的青蛙额头用朱笔轻轻一点,轻声叮咛:“如今国破家亡,尔等岂可敲锣打鼓,待宋室江山收复时,再请你金鼓齐鸣吧!”说罢,便把青蛙交给文天祥放了。

  说来也怪,倾刻村子溪边的青蛙都屏声静气了。杨太后等人也睡眠深沉进入了梦乡。也许是杨太后的忧国之心感动了青蛙。从此,太平村的青蛙不再鸣叫了。而且,世代相传,每只青蛙额头都留下一点朱红,清流人都称此类青蛙为红点青蛙。太平村也因杨太后曾在此留宿而称此地为国母洋。

  第二天,雨过天晴,文天祥站在高处看太平房前屋后处处是一片翠绿,群山起伏,松风阵阵。此时,右丞相文天祥心潮澎湃,他向农家借来文房四宝,饱蘸墨汁,撰写了一幅楹联:“山高不碍乾坤眼,地小能容宰相身”,表达他的雄图大志。(据《嘉靖道光·清流县志》记载)。如今,这幅出自右丞相文天祥之手的楹联,虽已失传,但村里人仍然能一字不漏的背诵出来。

  文天祥在清流招募义军的日子里,还遇见了同村邻居刘小村(刘小村,名沐,字渊伯,号小村),刘小村是来清流迎接他的。小村化装商人带来捆桂花树苗,掩饰身份。小村和文天祥都是抵抗元蒙入侵的民族英雄。文天祥经过九死一生的磨难,他们的相见如在梦中,他们所想的是抗元大业,希望积蓄力量,东山再起。文天祥在清流国母洋写下了讴歌战友战斗情谊又见展示英雄本色的《呈小村》光辉诗篇:《呈小村》

  予自剑进汀,小村过清流来迎,不图此生复相见。

  万里飘零命羽轻,归来喜有故人迎。

  雷潜九地声元在,月暗千山魄再明。

  疑是仓公问已死,恍如羊祜说前生。

  夜阑相对真成梦,清酒浩歌双剑横。

  文天祥“闻鼙鼓而思良将”,在国家危难存亡之秋,不由想起已故经年的同乡、抗元名臣晏桂山。时逢晏氏忌日,文天祥挥毫写下《挽高邮守晏桂山》一诗以志纪念。文天祥和小村他们在太平村山边路旁广种桂花树,以示桂山不死,后继有人,忠魂常馨,意志常青。2012年春,经郑战友多方寻访,在国母洋一带觅得文天祥当年亲手种植遗存的桂花树,并以隆重仪式将其移植至中华桂花文化园内,赐名为“文相桂”。历经三年培土整枝,悉心呵护,如今老桂逢春,新蕊勃发,其挺拔虬枝曲干与满树绿叶繁花交相辉映,彰显历史人文的机缘巧合和自然造化的神奇奥妙!文相有灵,叹天地间因缘;清流有幸,得八百年宋桂!这,也就是今天桂花园中的人称“文相桂”的桂花树王。

  文天祥访问民情之余,相约来到明溪的驿馆(明溪宋代称归化属清流管辖)游玩了滴水岩。莘七娘的故事激发了文天祥的爱国豪情。他在滴水岩题诗一首,赞颂莘七娘:“百万貔貅扫犬羊,家山万里受封疆。男儿若不平妖虏,惭愧明溪莘七娘”。据传,莘七娘是五代时江西人,随丈夫出征来到了明溪,丈夫不幸身亡后,她就留了下来陪伴丈夫亡灵。莘七娘年轻时读过些书而且懂医术,留到明溪后一直为老百姓看病抓药,死后也葬在了明溪,她的墓就在显应庙前。莘七娘由人成神的过程有个神奇传说。相传南宋时有位过客在明溪的驿站借宿,驿站就在莘七娘的墓边,半夜因为天热睡不着就到处转悠,忽然听到有一位女子在反复吟诗:“妾身本是良家女,幼习女工及书史。笄年父母常爱怜,遂选良人作鸳侣,五季乱兮多寇盗,良人被命事征讨。因随奔逐道途间,忽染山岚命丧夭。军令严兮行紧急,良人命殁难收拾,独将骸骨葬明溪,数尺孤坟空寂寂。屈指至今二百年,四时绝祀长萧然。未能超脱红尘路,妾心积恨生云烟。”客人只闻其声,却遍寻不到人。第二天客人把诗刻写在驿站的墙壁上。当地人早就知道莘七娘的故事,看到这首诗后,感叹神奇,乡人就集资建了座庙宇。庙宇落成后,明溪人凡遇天灾人祸、生病患疾,都到庙中求拜,很是灵验,南宋朝廷知道这件事后,为庙宇赐名“显应庙”,而且还敕封莘七娘为“惠利夫人”。从此显应庙香火不断,许多香客也是慕名而来。明溪客家民间为了纪念莘七娘也会举办隆重的活动,人们每年六月十一她的诞辰就会敲锣打鼓迎接夫人神像巡游。老百姓到显应庙祀拜并勺沐浴过的香汤回家喝饮,以求平安。在神像巡游回庙后则会有些戏曲表演。当地人称此为“六月会”。庙会传播到林畲乡茶亭岗和黄连地,黄连地的乡间也隆重兴办“六月会”,纪念“惠利夫人”。这一习俗流传至今,因农事繁忙,茶亭岗后来改为正月16日,庙会当天热闹非凡。

  时间穿越到1930年年初。那时,具有历史意义的古田会议刚刚开过,红四军经过思想上的整顿,士气旺盛,斗志昂扬。为了粉碎敌人的围剿,这支队伍在毛泽东、朱德的率领下,开始从福建向江西作战略转移。他们兵分两路,一路为1、3、4纵队,由朱德指挥;另一路为第2纵队,由毛泽东指挥。

  就在朱德率部离开古田不久,毛泽东也于1月7日带领第2纵队,经过连城县进入清流县内。红军从温郊乡温家山过林畲乡的蛟井经大垅、垅塘和茶亭岗。茶亭岗就是现在的中华桂花文化园所在地,也是古时候官家驿站,红军路过这里并在此休息,当地人称红军亭、红军路;红军于10日到达林畲乡邱坊村,住在塘堀村的邱氏祖厝“诒燕第”,前后约一个星期。

  桂花有爱桂花开,桂园花开贵人来。那一年,林畲乡桂花奇迹绽放,村头田尾路旁四处飘香。红军在清流期间,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做了许多事。据《清流县党史》资料记载,主要有:

  组织部队休整,组织红军官兵在林畲乡大垅、石下、茶亭岗和溪垅背等矮山、石山上种植绿化的桂花树和棕树,联络加深与群众情谊;并筹集军饷,为下一步的行动打下坚实的基础;

  研究分析敌情以及朱德部队的行动方向,制定战略决策;

  开展政治宣传,发动群众。据肖克将军后来的回忆,当时红军每到一地,毛泽东、朱德都要召开大会,发表讲话,鼓动群众。部队的宣传人员还四处张贴标语,如“红军是工农自己的队伍!”“农民起来打土豪分田地!”“打倒勾结童子兵的民团!”等等;

  访贫问苦,帮助群众解决困难。村里有个女孩(也是童养媳)叫官月莲,当时病得很厉害,毛泽东知道后,即派军医前往她家治疗,傍晚还亲自去看望,并送去粮食与棉被。红军离开林畲前,他又去看了一次。上世纪70年代,即几十年后,官月莲的亲妹妹还在提起此事,称红军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人,毛主席比爹娘还亲;调查研究,了解社情民意。短短的七天时间,毛泽东广泛接触群众,就连深山里的和尚也没有忘记。有一天,他来到舒曹村石寨山的仁寿寺,与寺里的主持就禅理经义进行了交谈。当主持问及红军为了什么而受苦时,毛泽东答道,“安贫者能成事,嚼菜根者百事可做”,并指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意思是,红军为了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不怕牺牲,勇敢地挑起了革命的重担。他还告诉身边的警卫人员,弥勒佛的肚子能容纳五洲四海,我们虽然不是菩萨,可待人处事,也应该有那么大的度量才对。交谈时,毛泽东从容不迫,气度非凡,令仁寿寺的主持非常钦佩。

  毛泽东在清流期间,最为后人珍珍乐道的是,构思并写下不朽名篇《如梦令·元旦》。这首词虽然创作于寒冷的冬天,却给人以春天般的气息,它不仅反映了古田会议之后毛泽东的愉快心情,而且以文学手法表述了一项重大决定——“直指武夷山下”,即命令队伍向着武夷山进发,并预言“风展红旗如画”,革命斗争必将取得更大的胜利。

  1月16日,毛泽东在获悉朱德部队已经向江西进发时,立即率领红四军第二纵队离开林畲,由盖洋进入宁化、归化(今明溪县),并最终在江西南部与主力红军会师。此后的1936年,开始了长征,开始了改变中国命运,开始了这场人类近代史上空前的革命壮举,它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遗产,与天地共存,与日月同辉。

  哦,桂树桂花贵人贵客,园林园艺缘在缘中。是的,一切皆缘随缘。导游说:走出桂园门,处处有贵人,路路结贵人。

  闻着桂花香,回想郑战友父子创建桂花园的豪情:是呀,古往今来,五百年才出一圣人,一百年才出一大贤,我们更多的是平凡人。大家尽心尽力,尽职尽责,或许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家国天下”吧!今天,“圆明园文化展”走出京城,走向世界,走到南海,走进清流革命老区,旨在唤醒中华儿女“家国天下”的自觉,自强不息,爱家爱国,振兴中华!

  喜迎十九大幸福新清流美文征集投稿邮箱:594666422@qq.com

主管单位:中共清流县委宣传部 地址:清流龙津镇龙城街22幢
闽ICP备1003177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11007号
电话:0598-5329559 业务合作QQ:1476150670 投稿信箱:14761506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