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虎娱乐网 > 清流文苑
相濡以沫
2017-06-29 16:24:00??来源:  责任编辑:邱东莲  

作者:福州  杨丽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

  ------《庄子-大宗师》

  北方的十月,金黄的树叶打着旋儿飘在空中,真实又虚幻,象极了我闪耀着金黄色的梦。梦里你披一身金色的华光从远方飘然而至,轻轻握起我的手说:跟我走。  

  梦和现实的距离很近,梦就是一种预测。你真的来了,走进我的办公室。我紧张着打不开茶叶罐,递给你,你轻易地打开,为我也为你沏好茉莉花茶。隔着两张办公桌,你我对坐。你说喜欢喝茉莉花茶?那是我们福建的茶。从小就喝的呢。我轻轻答。一盏茶,一缕香,初识,一见如故。缘来,挡不住。

  你从福建来,在兰州大学读书,毕业分配时系里有三个福建籍的同学,但分配回福建的名额只有两个。学校经过研究决定把你留在金城,分配在地方党委工作。你说你的家在福建的清流县,那是一个美丽的县城,有一条清清溪水像玉带一样环绕着小城,所以叫清流。我们都刚经历了毕业前同学们的难分难舍,毕业分配时的茫然困惑,正经历着刚到工作岗位上的好奇新鲜,满腔热忱地以为已经学有所成、报效国家的时候到了。一次次添水,茶渐渐淡了颜色,上班的时间到了,送别,看着你走进一片金色阳光中,忽然痴痴地走进梦里,想着你一定也是从这一片金色阳光中走来……

  爱上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相爱。你爱了,我还在爱的边缘徘徊。秋去冬来,冬去春来,桃花盛开的时候,我也爱了,我们相爱了。“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你我漫步在桃花园,这从天外涌来的芳菲烂漫、妩媚鲜丽的桃花,团团簇簇含着微笑拥围着你我,从每一个花瓣、每一个花蕊里红红火火地涌动起生命的春潮,桃花烧桃花烧,人面桃花相映红,你轻轻握起我的手说:跟我走。

  一个人的生命是不完整的生命,五千年前女娲用五色土造人,让男人和女人相配,成就一个完整的生命,并不断延续后代。于是在漫长的岁月中,男人和女儿都在不懈地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有的找到了,幸福一生;有的没找到,孤苦一生;有的找到了却不能相伴,多了些悲欢离合的故事。而你,找到了我,你说原来千里迢迢从南到北的真义是因为我在这里,你来寻我,完成女娲赋予人类的使命。

  西北地区气候干燥,天寒地冻,水质硬而寒。自小生长在南方温暖潮湿土地上的你艰难地在这片土地上喘息、生存。终是因为长期水土不服你病了。你不在来见我,也不让我去看你,每天你下班站在办公大楼里看着红色的小车朝我开来你只有把心放飞,在寂静得办公大楼里笔诉深情。近在咫尺,我们鸿雁传情。亲人友人一而再、再而三劝我放弃,说此病难医。

  我怎么能在这时离开?医生说心情愉快、身心舒畅是治病的良药。我知道我就是这副药。

  又是金黄色的十月,我成了新嫁娘。把手交给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新婚之夜,掌掌相对,指指交缠,大红的腊烛燃烧着生命的火焰;心心相印,身身交融,大红的床上盛开一朵疼痛的桃花……天地洪荒,合二为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看着我印在你深邃悠远的大眼睛里,第一次想到“相濡以沫”,从此,我们俩是一家人,我是你的妻,你是我的夫,两个人撑起一个家,一个家就是两个人的世界。我们将一起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相依为命地走过漫长的一生。

  新婚燕儿,我们一路南下,来到了你的家乡福建清流县。无数次幻想中的清流县真实出现在眼前,没有一丝陌生感。梦中,我早已来过几回回。清流,果真是山环水绕,云缠雾遮,如一颗闪烁着光华的钻石镶嵌在碧绿的溪水之间。山含情,水含情,最美的是清流浓浓的人情。清流灵地姚坊村,是你出生、成长的地方,踏上归乡的小路,乡亲们以最隆重的仪式迎接了我们。

  挥别的日子,从此有了牵挂。在那遥远的小山村,有一家人和我息息相关。

  生命的撞击让我成了娇嗔的小孕妇,日子弥漫在祥和、甜蜜的光芒里,经历了十月怀胎,经过了一夜的阵痛,伴着鲜血琲儿呱呱落地。我为人母,你为人父。这个粉嘟嘟的小人儿,牵了我们的心去,我用乳汁哺养她,你用爱心养育她。从此,我们三人是一家人,一个家就是我们的世界。“相濡以沫”的含义又深又远,我们三个人血脉相连、相亲相爱,欢唱着一起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我26岁生日凌晨,突然而来的剧烈腹痛把我从梦中惊醒,一下反弹起来坐在床上长时间发不出任何声音,不知过了多久,轻微地呻吟穿越房门吵醒了惊慌失措的全家人……半夜三更医院里静悄悄,值班医生揉着惺松的睡眼开了药,打过止痛针让我们回家。可是我清醒地知道,我得重病了,绝不能回家。我要活着,我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我还要陪着你走过一生。我大口吐着暗红色的胃液,哭喊着不停地说着胡话……直到清晨,一根长长的针穿进腹部抽出来一管浓浓的脓水,我才被手忙脚乱地送进手术室,麻醉后失去知觉。度过生死关,睁眼看见焦急、疲惫的你,原来剖腹后才知道是胃穿孔,胃被大部切除,因为被耽误差点没命;原来在我被推进手术室前,你已经颤抖着手与医院签下生死令;原来这几夜你不曾合过眼,坐在病床前不停地抽着不断分泌出来的胃液,如果不及时抽出胃液,我就会恶心疼痛;原来没满百天的琲儿那晚哭了整整一夜,似乎知道我离开了她,正煎熬在巨痛中。那天,护士拿着细细的紫色针管来打针,说是回奶针,我立刻爆发出一声尖叫:“不打!”吓跑了护士。我是母亲,我要哺育我的孩子。几天内亲人、医生、病友的劝说改变不了我的执着,我一定要好起来,琲儿在家哭着等我。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腹部还缠着绷带的我心里只有小琲儿。

  两纸调令,你我各一张,你握着我的手坚定不移地说:“跟我走,跟我回家”。父母亲纵有千般不舍,也不能留住我要离去的脚步。人生最痛生别离,哭断了肠,离别的日子还是一天天撕心揪肺地走近。行嚢里装满亲人的叮咛唠叨、朋友的嘱咐祝福。站台上,我大放悲声,跪别爹娘亲朋离开故土,从此,我的世界只有你。抱紧琲儿挽着你,一步三回头踏上南下的火车,一声汽笛亲朋们的身影越来越小……这一别天涯海角,何时再见故里斜晖?

  从北方到南方换了天地,我在你的故土上适应、生存。你回到故土,身体很快康复,添我几多欣慰。平平淡淡才是真,我们一起过着精打细算、柴米油盐的烟火生活,简单的家里盛着温馨,日子有幸福甜蜜,有苦涩酸楚,也有孤单寂寞。

  逢年过节,我们一家三口会坐长途汽车从三明到清流灵地镇姚坊村看望久别的亲人、乡亲、同学、朋友。姚坊村叫姚坊却没一个姓姚的,全村只有一个姓—黄。沿着鹅卵石铺成的曲曲弯弯的小路进村,一路有乡里乡亲问好。你满面春风,如同过去的状元郎携了全家衣锦还乡。你是村里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大学生,你是全村人的骄傲、自豪,是年青人崇拜的偶像。你被浓浓的亲情、乡情环绕,我被姚坊村依山傍水的田园风光吸引,没事喜欢去河边散步,看河里竹排悠悠划过,喜欢去山上赏竹挖竹笋,去祠堂寻找姚坊村黄姓的来龙去脉。嫁鸡随鸡,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天经地义。我第一次清楚地知道,你的家就是我的家,我是清流的媳妇,是灵地姚坊村的媳妇。

  我终于要离开家,割舍下6岁的琲儿和你,一个人南去下海踏浪,只为了让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富足、安康。从此两地相思,我离开了娘家又离开自己的家,一个人在外面的世界打拼,“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南来北往、颠沛流离,一次次团聚一次次分离,琲儿撕破夜空的哭喊声让我肝肠寸断。我的心在反反复复地离别中盛满了苦涩的泪水,脆弱得一看见别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泪水就象决堤的海。“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我浸在琲儿的泪水里,你们浸在我的泪水里,一家人用泪水互相把心濡湿,用泪水把牵挂扯得长长……转眼琲儿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学二年级学生,象只小燕子飞到北方求学。在我们相识相伴二十五年的日子,琲儿二十周岁的生日之际,点燃生日蜡烛,为我们更为琲儿衷心祝福,一家人唱响同一首歌----生日快乐!琲儿建议拍全家福,于是从选影楼到拍摄,从选照片到定模版,一家人形影相随,其乐无穷,把幸福永恒定格在方寸中。

  云卷云舒日叠日,花落花开年复年。几十年的风霜雪雨染白了我们的头发,琲儿大学毕业考取了日本北海道大学的研究生。出国前,琲儿说要回清流灵地老家告知已经长眠在姚坊村的爷爷奶奶。女儿已长大,她知道,那儿是她的根,是她血脉相连的原脉。 

  再次来到清流,县城俨然已从一个质朴含羞的村姑变成了一个大家闺秀。入夜,友人陪我们到龙津河畔散步。友人是这方土地的父母官,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在这方土地上施展才华,改变着这里的山山水水。广场上新建的九龙柱、水雾喷泉,成片的桂花树让清流的夜色充满魅力。友人说:“你们看清流自然形成的S行河道环绕着几乎是圆型的县城,形成天然的太极之形。这里是风水宝地,有历史有故事,曾经还有“古八景”。现在我们正在努力,还原一个诗情画意的清流。清流是个安恬、安静,适宜居住的地方,有干净的空气、绿色食品和浓浓的人情。你们回来吧。你该到处走走看看,好好写写清流。”不由心动,这里本是你的根,洗净铅华,找一个适合居住,远离城市喧嚣嘈杂,过一种素朴,粗茶淡饭的日子正是我们最大的心愿。走遍千山万水,只有家乡最美。

  回到姚坊村,公公婆婆已不在,大哥家新建的三层小楼空空荡荡,四个孩子都在外求学、工作,小叔子夫妻俩在泉州打工,两个孩子也在省外工作。走过一段长满荒草的鹅卵石小路来到老宅,一段残塬,人去屋空,老屋荒弃多年,木雕的窗棂、屋角结满了蜘蛛网。门前小溪再也不会有人浣洗、嬉戏。村里一片寥落,不是老人就是孩童。看着干涸、被污染的河水呜咽东流,你很失望,我很失落,琲儿无限感叹,唤不会的爷爷奶奶,找不回的童年,曾经山清水秀、富足安康的姚坊村嗬,何时能回到从前?

  一别经年,淡了相思少了牵挂。迁居福州的我们不在时常念叨着回老家。

  离开家乡,我们一家三口各自在自己生命的轨迹中奔忙。天各一方,心心相牵。房子有了,车子有了,三个人虽然远隔千山万水,却能拿着手机看见彼此。但是,你说这么多年像一叶浮萍。

  我若有所思。你想家了吧。我知道,那一片红土地,那大山中的小山村,虽然荒芜、冷清,却是滋养你灵魂的源泉,龙津河汩汩穿过你的血液。你说不能等着别人改变小山村,虽然公务在身,不能亲力亲为,但家乡修公路、修桥,尽绵薄之力义不容辞。你组织村里干部去浙江湖州参观美丽乡村,为的是灌输一种生活理念,不辞辛劳只有一个愿望,让姚坊一天比一天美丽。

  今年清明时节,你开车回到姚坊村。电话里你告诉我说:“姚坊变了,河水清澈,有专人管理,责任到人。道路干净,家家门前安置了垃圾桶,烟叶绿油油充满生气。”言语中几分欣喜。

  我们一起走过了三十五年的风雨路,接下来的路还要携手同行。我期盼着有朝一日我们回到清流,回到灵地姚坊村,盖一间小木屋,白天种稻种菜,晚上秉烛夜读,写闲散文字,素心素衣、粗茶淡饭,过简朴、清淡生活。从此,相守相伴相依靠,无论是富贵还是贫穷,健康还是生病、成功还是失意,不弃不离,相濡以沫,互相搀扶着在宁静、淡泊、闲适中一起慢慢变老,走过今生今世,走进一片桃红,走进一片金色阳光。

  喜迎十九大幸福新清流美文征集投稿邮箱:594666422@qq.com

主管单位:中共清流县委宣传部 地址:清流龙津镇龙城街22幢
闽ICP备1003177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11007号
电话:0598-5329559 业务合作QQ:1476150670 投稿信箱:14761506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