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虎娱乐网 > 清流文苑
高地贡米
2017-06-29 11:19:00??来源:  责任编辑:邱东莲  

  作者:清流 李新旺

  登上伯公岭就到了高地,一座建在山顶上的村庄。

  来时三月,大雨初歇,细雨飞扬。一切都很清新,土地、房屋、空气,湿漉漉地迎来。风轻轻飘动,一串串水珠从枝叶间挤落,滴滴嗒嗒,象清脆的鼓点绵绵敲打在春天的腰姿。水流经处,田野广袤地铺展开来,三千余亩,洋洋洒洒,空旷通达。

  高地土沃,盛产稻米,品质上乘,众口皆知。据《清流县志》载:高地岭,在县北永德里。高峻百仞,故得名。永德里即今嵩溪镇,距县城二十公里,属地有莲花山自然保护区,林茂物丰,景佳形胜。高地分两村,阳坊和余坊,人口近二千,主业种稻。阳坊姓阳,余坊姓余,宋时由将乐迁入,至今繁衍三十余代,逾千年。两姓向来和睦,相为邻里,凡事多有帮衬。

  高地虽属僻壤,却得自然造化。明成化三年十二月十七日,皇帝颁布圣谕,擢命高地人余回祖为光禄寺掌厨御膳,养以供朝廷之用,尽心毋怠。

  果真不简单,余回祖何许人也?余氏族谱称:余回祖系余氏七世祖,曾任朝廷尝菜官,常往江南选取好米供京官食用。某次,余回祖返乡探亲,吃着柔软甜润的家乡米,忽生一念,这不就是京城需要的好米吗?待返京,带上高地米,亲自下厨烹制米饭。皇帝用后,龙颜大悦,盛赞此米色美味佳。自此,高地米走出深山,荣登京城,得皇宫厚爱,年年上贡。“高地贡米”缘此而来,其誉享八闽,名播皇城,余回祖功不可没。

  村中老者言,“余氏家庙”前曾立石碑一块,名曰“郝书堂记”,铭刻这段传奇故事,后被损毁。可惜了。

  余、阳两家,自古多有交集。相传,余氏祖先二十六郎公早年为阳家长工,专门放鸭,每日每鸭交蛋一枚。二十六郎公勤劳朴实本份,其品格感动了上苍,令其鸭每日生两蛋。如此,除去交东家的“租金”,还可净赚一半,日子越来越红火。有位风水先生常年住阳家,为阳家看风水,行地理。二十六郎公重情义,常常煮蛋给风水先生吃。先生为报答,将一秘密相告,嘱公于村口竹林盖屋居住。竹林即今“余氏家庙”所在,乃风水宝地。二十六郎公遵先生嘱,于竹林盖竹寮为居。如风水先生所言,余氏从此人丁兴旺,事业发达。

  “银盆架上架金盆”,世人以此话来形容高地这方膏腴之土,十分恰切。高地海拔六百多米,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水质清冽,树木葱郁,生态完整。沉年落叶腐烂后,经雨水冲刷,渗入田间,增强了农田的有机质,种植水稻得天独厚。“柳叶尖”、“金包银”、“芒尖”,这些是“高地贡米”的主打品种,年年丰收。银为水,金为谷。金秋时节,从高处俯瞰,稻浪翻滚,整个高地如沐金光。

  “高地贡米”名至实归,无人争议。传说“贡米”收成后,村民下山卖米前,都会往山泉中洒入一些白米,顺山泉漂流到山下的嵩溪,镇上卖米的商户看到山上漂来的高地米,便知“贡米”要下山,纷纷收起箩筐和杆秤,把市场让予高地米。这并非高地村的农户要欺行霸市,也不是镇上商户有意照顾,而是“高地米”优良的品质、公道的价格已获普遍认同,这远非其它地方所产稻米可比。商户们心里清楚,只要高地米上市,他们的米就卖不动了,不如主动让市。传说虽然有点夸张,但“高地贡米”酥软香甜的口感和家喻户晓的名气则不容置疑。

  至20世纪30年代,发生在高地的一次惨烈战斗,令高地再次载入清流史册。老红军梁香娇老人回忆:1934年农历5月,她和县工会的另一位同志(清流城关西门人),连同嵩溪工作团一行十六人到高地开展筹粮工作,刚走到村口“余氏家庙”祠堂前就遭遇“童子兵”的伏击,工作团寡不敌众,十五位同志壮烈牺牲。梁香娇从死人堆里爬出,被“童子兵”捕获,受尽酷刑。村中一位老人与“童子兵”熟悉,将她救下并收留,后卖给一位“挑货郎”为妻。梁香娇成为工作团唯一幸存者,高地的山山水水又一次承载了历史的荣光。(注:梁香娇,又名梁金珍,江西永丰人,曾任清流县工会女工委员会主任)。

  峰峦之上,沃野平畴;高山之巅,炊烟袅袅。心口相传的故事感人至深,晶莹透亮的“高地贡米”源远流传。地肥人勤,远离都市喧嚣,委身心于田野,高地自有悠然惬意之乐。“两熟潮田天下无”,明代诗人马益对高地的盛赞,亦是对这方土地的褒奖和挚爱。梨花带雨,草长莺飞,时隔年余,“贡米”余香犹在腹中流连。

  高地,一把好米!

  喜迎十九大幸福新清流美文征集投稿邮箱:594666422@qq.com

主管单位:中共清流县委宣传部 地址:清流龙津镇龙城街22幢
闽ICP备1003177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11007号
电话:0598-5329559 业务合作QQ:1476150670 投稿信箱:14761506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