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虎娱乐网 > 清流文苑
李升宝:《老黄牛》
2016-11-29 09:58:00??来源:  责任编辑:邱东莲  

  千百年来,牛是农耕不可或缺的役力。农民爱牛如爱子,视之为神的崇敬。立春农事开始之际,各地有游春牛,祭祀牛神习俗。屏南民间还有牛节。那天,农事再忙,牛都不下地,大早打开牛舍,任牛去夺斋,给它喂食,还要灌上半瓶酒,让它欢欢喜喜过节。牛无怨无悔毕生耕农地的精神被视之为是老黄牛精神。为保护役力、发展生产,明朝清流知县还下令在每年八月庙会时间禁宰耕牛。三元区城南村有一房邓姓两兄弟禁吃牛肉之习俗世代相传。

  每年春耕开始,人们都使用牛作为役力耕田,没有牛的人家便用人工顶替,或高出牛力一倍的价钱雇牛犁田。牛,成了农家之宝。

  我家种几亩薄田,也养一头牛,那是一头半老黄牛。牛有时哞哞欢叫,增添家庭的欢乐,却也每天需专人放牧。于是,小时候,我专侍放牛之职,每天放学后,赶着老黄牛到校区之畔芳草鲜美之地放牧,我却跳至溪里摸鱼虾或和牧伴打水仗。放牧回家,骑在牛背,哼着歌儿,手持牛鞭,如同骑着马,走在黄昏的山道,悠闲而满足。

  春天阴雨绵绵,牛下地犁田,父亲会特意给它灌些酒,他用一只手按住牛头,一手持着竹筒一口一口地喂,比喂小孩子都细心。牛痴痴望着父亲,发出哞哞之声,和他相呼应。冬日,父亲将牛舍铺垫厚实稻草保暖过冬,犁地回来则将它洗得干干净净。夜里,父亲还不时到牛舍探望,唯恐它冻坏了身体。犁地时,父亲手持牛鞭,执着犁的扶手,吆喝不绝,牛鞭却从不对它挥舞,只是举向半空,又轻轻落下。犁完地,回家途中,肩扛犁耙,一手拽牛绳,一路和牛对话,满脸溢满笑容,仿佛闻到金谷的芳香,很是满足。老牛就如此不知疲倦地,年复一年耕耘着我家几亩薄地,和我们共同度过艰辛苦涩的日子。

  老牛终究老矣,扛不动沉重的犁耙。于是,父亲决定将它牵到牛市换钱。那天,天气晴和,父亲大早起来,一脸庄重,抬着半桶牛食和米酒,来到牛舍,推开门。听见开门声,老牛迅即翻爬起来,缓缓走至父亲身旁。当吃饱喝足,由父亲牵出牛舍时,父亲对它浑身轻轻抚摸,沉沉叹息。老牛知人性地发出哞哞哀叫,似乎是难舍难依,缓缓走在乡间碎石路上,粗圆的眼里刷刷地淌着泪水伴着父亲走向牛市。

  老牛恋家,几天之后,又悄悄循路返回牛舍。那天,邻村买主将牛放牧山上,将要赶回家时,漫山找遍却不见踪影,心急如焚,末了,才想到也许是回到了主人家,走到我家问及,父亲摇头,哪有此事?但还是领着他到牛舍看。果然,老牛躺在那儿,看见父亲哞哞地叫,似是责怪父亲为何那样狠心,将它出卖!父亲淌泪,近身轻轻抚摸,萌动恻隐之心,觉着不能失去一位家庭成员,于是和牛主商量将钱如数退还,把牛赎回。

主管单位:中共清流县委宣传部 地址:清流龙津镇龙城街22幢
闽ICP备1003177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11007号
电话:0598-5329559 业务合作QQ:1476150670 投稿信箱:14761506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