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虎娱乐网 > 清流文苑
李升宝:三明境域与福州的粮食贸易
2015-12-04 10:52:00??来源:  责任编辑:黄柳青  

  (李升宝/文)

  当今的三明境域是由邵武、延平、汀州府整合而成,都是处于闽西北深山腹地的狭仄平原,山、水、田是其主要的地理环境,也是古代重要的粮食基地,除尤溪、永安之外,大多是余粮县,有余粮输出。

  境内的粮食生产始自远古,粮食与外界的交换约始自南朝。这与生产发展、人口增加以及社会繁荣有密切关系。历经隋唐及北宋,北方战乱频仍,北地人口大量南迁,尤其到了南宋,福建成了赵家王朝的大后方,人口骤增,且集中在沿海繁华地区,增加了福州粮食的需求。而闽西北粮食由于交通闭塞,无法对其接济,则从泉州、兴化等沿海地区调入调剂。福州输入粮食由此始,但尚未与三明境内交易。

  元至正间,陈友定出任福建行省平章政事,统揽全省军政大权,为支援元帝国的粮食之需,凿通闽水至为奇险的清流九龙滩,以通舟楫,载运闽江上游粮食支援京都,三明境域始有粮食外运。

  其时,汀州府除陆路通往福州省城的古驿道之外,九龙溪是唯一的交通通途,相当于当今的公路。凡商贾行旅从汀州赴省,大多都选择从九龙溪乘船直达。九龙溪有九龙十八滩之险,滩滩都是鬼门关。唐诗人张籍感叹:“曾成赴北归朝计,因拜王门最好官。为郡暂辞双凤阙,全家远过九龙滩。山乡只有输蕉户,水镇应多养鸭栏。地辟寻常来客少,刺桐花发共谁看。”尽管如此,大多商贾行人仍选择水路通行。尤其载运货物一艘舟楫可抵200余人的肩挑,运输费用的浩繁加重了成本,于是商贾都选择水路运输。陈友定凿通九龙滩之后,排除了险阻,更利商贾通行。

  明代中叶之后,福州城已拥有数十万人口,对粮食之需求已是毗邻区域难以支给,闽江上游的粮食开始向福州输入。明正德《归化县志》载:“男子力农事,重于离土。近溪之米,装贩于省城,亦有收布货于他省者,然亦不多也。”已是直接向福州输运粮食。与之毗邻的清流是闽西颇负盛名的产粮区,诱惑着一些粮商直向清流购粮运销福州洪塘。《清流县志》载:“往年奸商包籴,载下洪塘,以济洋船,贪得高价。又安砂黠商,百千成群,放青苗子钱,当青黄甫熟之时,即据田分割,先于嵩口造船,及其强载出境。”“邑奸市万石,泛千艘,乘九龙巨浪,扬帆而下,一瞬千里。”其运粮之规模是何其浩宏!由于农民被白银所诱惑,倾尽其收成之稻谷悉数出售,虽政府一再发出奉告,不得贪一时之利,将粮食悉数抛售,却无法阻止,导致粮荒。明崇祯八年(1635年),清流斗米二钱二分,七里告饥,贫民相率掠夺富民米,十数日方定。“是时,民间籴无所得,邑绅李子坚、李言煮粥食饥,集议救荒之策,平价编粜,计口授粮,迄冬十月始平”。明末董应举称:“吾郡米粟多出上府。”其时,为防海盜,沿海一带实行海禁,导致沿海之长乐、福清、连江难以到福州运米,加剧了福州的粮荒。福州粮食更依赖闽江上游。上游米的需给尤其是联络上下游的运粮水路成了福州人民的生命线。“南台河下米船三日不到”,福州米价必然暴涨。沙县、将乐亦有客商贩运米谷运抵福州。建宁、泰宁亦是余粮之区,都能向福州输出粮食,唯尤溪、永安之粮只够本地之民食。

  清代中叶以后,由于闽北茶叶生产的发展,占用农田作物的土地,由此造成水土的流失,以及外地人口的大量进入,消耗一部分粮食,使各地粮食自给率直线下降。三明境内外运福州的粮食相对减少。尤其是各地采取断然措施,实行米禁,如沙县的河流修筑许多船礁,堵塞水道,使之粮船无法进入。清流县人在龙津河,乃至下游架起浮桥和桥栅,阻挡粮食输出。建宁也曾禁米外运,几乎使繁盛一时的米市销声匿迹。虽有如建宁、泰宁、将乐粮食向福州继续输出,却也不似先前的繁盛,于是,福州的粮食之需求主要依靠江南、台湾及海外。而南台、台江仍然是福州粮贸中心,掌控了福州的粮贸市场,三明境域的余粮仍然向福州汇集,而且从福州运回人民生产、生活之需的日用品,如大宗食盐就是从福州运入。鸦片战争后,福州通商口岸开放,国外大米输入增加,至清末,最高年输入达100余万担。对外依赖的粮食有增无减,加深福州对外粮的依赖。而建宁、泰宁、邵武年荒可输出234000担,缓解福州的粮荒。

  版面链接:http://smrb.smnet.com.cn/shtml/smrb/20151204/100681.shtml

主管单位:中共清流县委宣传部 地址:清流龙津镇龙城街22幢
闽ICP备1003177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11007号
电话:0598-5329559 业务合作QQ:1476150670 投稿信箱:14761506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