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虎娱乐网 > 清流文苑
【幸福清流我来写·18期】正月龙飞舞 八月灯璀璨
2014-07-31 16:20:00??来源:  责任编辑:黄柳青  

  【幸福清流我来写】第18期:正月龙飞舞 八月灯璀璨 

  本栏目投稿邮箱594666422@qq.com 

  正月龙飞舞 八月灯璀璨 

  吴传义/文 

  (本文刊载于《时代·三明》2014年第5期) 

(2014清流县里田乡龙灯聚祠堂 吴传义/摄)

  清流是典型的客家县,有着客家人传承千年的各种习俗,其中每年农历的正月十五舞龙灯、八月十五游花灯则是最为普通也最受欢迎的民间习俗。“正月上元,十三、四、五日,各家门首悬灯……中秋望日,迎灯庆神”(《明·嘉靖·清流县志·卷之二·习俗·岁时》)。 

  “正月十五龙进屋,满堂添丁满堂福;花灯擎到屋后山,年年丰收担新谷。”这是我儿时在正月十五跟着大人们跑龙灯时唱的童谣,每每想起来,心中就油然而生起一股温馨的感觉。 

(清流县长校镇板凳龙 吴传义/摄)

  笔者小时曾亲眼目睹稻草龙灯的制作,在祠堂里,大人们将稻草整理成一绺绺,扭结成龙的上唇与下唇,再将其捆扎成龙头,插上禾担,这就成了,只待十五晚饭后,由今年的执办者在龙头插上蜡烛线香,将手电灯泡做成的龙眼点亮后扛出祠堂,沿街而下,各家各户出一男丁,顺序用稻草绳将自家做的一节龙身与前一节连接起来,一直走到当街的最后一家,一条稻草龙就接成了,再回到祠堂。晚饭后,年青壮汉们一声吆喝,锣鼓喧天,这便开始了龙灯出游,后面还跟着一些单个的花灯,每过一家,都设香案、燃放鞭炮迎接,并邀请龙灯入屋,在厅堂中转一圈,龙头朝着天子壁点三点,主家给执事者一个红包,龙灯便出门再到下一家,若是这家小气(当然,也有较贫苦的),给的红包中数额较少,执事者发一声喊,龙尾倒退着出门,那便预示着该户人家这一年彩头不顺,那是会出事的,主家心知要坏事,赶紧补上,龙灯便不再倒退离开了。 

(2013年清流县城关游大龙 林旭煌/摄)

  龙灯入屋出户,顺街而行,一般也就到了近子夜时分,常会与下街同样的一条稻草龙相遇,这就麻烦了,两条龙谁也不让谁,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场当街械斗,赢者为大,输者靠边,一年都得受赢者的气!因此风俗不雅,常有人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在政府人员的疏导下,慢慢也就尽量做到不踫面,各行其道,相安无事。 

  这是清流县城关的稻草龙灯。 

(2013年清流县嵩溪镇板凳龙 陈汝辉/摄)

  城外其它乡镇的龙灯则更为漂亮,如嵩溪、长校两地的板凳龙,长者约有上百节,如板凳似地各节龙身连接处都插着一盏纸糊的花灯,内点蜡烛,夜里流动起来,颇为壮观!长校板凳龙又俗称拔龙,顾名思义,在游龙期间是要前后拔动、冲坡的,这是考验每一个人体质的时候,常常会把龙身拔断。这种操作难度较大,前后人员的配合更须默契,否则极容易造成损坏及人员伤害。 

(2014年清流县里田乡龙灯表演 吴传义/摄)

  而八月望日期间的花灯,与正月龙灯相比,夜晚出游时则没有正月那般的气势,如果说正月龙灯出游气势磅礴,那么八月花灯则相对温柔了许多,予人更多温馨随和,因为没有前后的绳索束缚,花灯擎提者更为自由,数十盏各自独立的花灯缥缥缈缈地出现在街头,恍如天上月宫飞飘而来的天星,闪闪烁烁,时左时右,让观看者恍若自身漂游在九天神宫般的逍遥。 

(清流县里田乡花灯 陈汝辉/摄)

  三明学者刘晓迎先生在他的《试论客家文化与花灯文化的嬗变》中,对客家花灯做了最为简略而精确的说明:“客家花灯文化是汉族花灯文化的一部分,它源于中原,与客家民系的流迁和形成一样,经自北而南,辗转上千年,既沿袭了中原古风,又与民系形成地区的环境相融合,并受到迁徒途中各民族(族群)风俗花灯的影响,而形成具有鲜明特征的客家花灯文化。一方面客家花灯文化是客家文化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都分,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客家文化的整体。”简而言之,叫做——花灯文化。 

  这一文化在花灯上的体现,则是千奇百怪,争研斗艳,花灯式样万变,制作者随心所欲,在他们熟练的手法下,每一盏灯都呈现出华丽的风采。 

(清流县里田乡花灯制作 陈汝辉/摄)

  稻草龙灯制作最为简单,只是在扎制好的龙身上插上蜡烛即可;板凳龙灯的制作除了龙头较复杂外,其余插在板凳上的花灯大小、样式基本一致,制作上没有那么的烦琐,材料裁制可一次性剪切。而八月十五的花灯相较于龙灯在制作上则较为复杂,因为第一盏灯都是一个个体,可大可小,基本不相同,因此也不可能进行批量生产。 

(2014年清流县里田乡龙灯祭祖 吴传义/摄)

  过去,制作花灯时,采用的材料基本是当地的竹、纸。砍下两年生的毛竹,细剖为丝,将毛边纸裁成条状捻为纸绳,或用麻绳,将剪成短条的竹丝绑缚成圆型、八角型、三层阁楼型、宫灯型等各类灯型,再糊上坊间自产的普通双面色纸,尔后由乡间擅画者在纸张上绘制花鸟、鱼虫等图案,常见的有八仙过海、宝贵吉祥,还有许多古典故事如西游记、二十四孝图等等,象征着村人美好寄托与心中愿望。花灯是纸糊的,属于易损物,一般来说,花灯每年制作一次,在游戏完后如保存完善未破损的的则用旧布或报纸包裹完好保存在自家阁楼上,第二年再用,省些开销。这些年,制作材料随着时代而有了变化,村人干脆以铁丝为框架,到集市买回印着各种图案的彩色包装纸进行裱糊,使用蓄电池代替蜡烛,而挂在家中厅堂或大门口的则直接连上电灯插座,一夜长明。

 

(清流县长校镇拔龙 吴传义/摄)

  不论是正月龙灯还是八月花灯,客家人利用节庆日举行大型活动的目的也就是在农闲时自娱自乐,并通过这些娱乐方式,加强坊里间的亲友联系、族群团结,同时吸引商家进行商业贸易,以补充农家短缺的农业生产物资与生活器具,当然,在游戏过程中糅入客家人对生活的美好祝愿则是这类活动的中心组成部分,所以,抬神共祝、庙会朝拜也是这些活动必不可少的项目,因此,全民参与,人山人海,更显现了节庆的热闹气氛。

主管单位:中共清流县委宣传部 地址:清流龙津镇龙城街22幢
闽ICP备1003177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11007号
电话:0598-5329559 业务合作QQ:1476150670 投稿信箱:1476150670@qq.com